商務部研究員:華為發債首要目的是管理預期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6日

       华为首次进军国内市场发债。该消息一经披露, 便成为当日中国证券市场的头号新闻, 引起了整个金融市场乃至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无论是华为公司层面还是国家层面, 本次交易的首要目的应该是管理预期, 即展示和引导市场参与者的预期, 而不是为自身融资。 1、华为发债本身不是公司层面的头等大事, 华为发债本身也不是国家层面的头等大事,

华为发债的规模对中国债券市场来说无所谓。公司层面, 根据《华为投资控股公司2019年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华为投资控股公司2019年第二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及华为表态提供的信息, 华为没有补充信息。急需货币资金, 因为公司从来不缺钱, 现在的货币资金相当充裕。即使需要补充货币资金, 发行债券对华为来说也是一种比较麻烦的方式。从长远来看, 根据华为的信息, 内部融资在华为的发展中始终占据压倒性优势。过去五年, 华为90%左右的运营资金来自公司自身的业务积累, 外部融资仅占10%。目前来看, 根据两份中期票据招股书提供的数据, 截至今年6月底, 华为合并资产负债表上的货币资金近年来相当充裕。 2016-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12548237亿元, 15726539亿元, 同比增长253%, 18408732亿元, 同比增长171%。 2019年上半年末进一步增至2497310.4亿元, 半年增长357%。
       对比分析华为目前主要的中长期资金需求项目, 可以看到虽然有一些在建项目和拟建项目, 同时需要囤积和增加R9亿元, 仅相当于华为2019年上半年合并资产负债表上2497.3104亿元货币资金的557%。即使需要增加300亿元的三年期债务融资, 其中借贷和发行债券两种选择, 发行债券是一种比较麻烦的方法。毕竟, 华为一直与银行有业务往来, 但迄今为止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只发行了6只债券。其中, 4只未偿美元债券共募集资金45亿美元, 2只已兑付点心债26亿元。本次发债计划是其首次进入国内债券市场。如果采用贷款方式, 华为在2019年上半年末的长期贷款余额为4351.139亿元, 另外300亿元三年期贷款对华为来说并不难。
       若采用发债方式, 2019年上半年末华为应付债券余额为3078236亿元, 增加300亿元, 近翻番, 需详细信息披露。从国家层面看, 华为发债的重要性不在于规模, 因为在中国债券市场, 此次发债的规模非常小。
       今年1-6月, 境内债券市场企业债月度发行量分别为18528亿元、8373亿元、28367亿元、29917亿元、24694亿元、18234亿元。除2月份休市外, 单月公司债募集规模不低于1800亿元。年度债券登记金额分别为200亿元和100亿元。本期发行金额为30亿元。首发金额不到正常月份公司债券融资总额的160%, 仅相当于4月份公司债券融资总额的1100%。强大的。 2、金融市场客观反映了公众的风险预期。在货币资金相当充裕、融资需求不急的情况下, 华为还是决定进行债务融资, 选择了相对麻烦的发债方式。最大的目的和目的不是为了补充资金缺口。而是管理预期,

即通过债券融资最准确地体现市场和公众的真实信心, 让金融市场对发债人华为的信心以高评级的形式表现出来, 低利率、无抵押品和多次订阅。引导国内外金融市场、商品和服务销售市场以及公众对华为的预期稳定和进一步提高, 形成良性预期自我实现的良性循环, 从而为债券发行人华为创造良好环境,

抵御外部冲击, 实现稳定可持续发展。环境。在一个金融发展历史悠久、形成了稳定的高水平金融传统、金融市场相当发达的社会中, 金融市场及其利率、评级可以作为客观反映金融市场的工具。公众的风险预期, 对于政治风险的客观性尤为重要。事件的书面记录和表述可能存在系统性偏差, 可以有意识地加以修饰。有无贷款、信用等级、抵押条件、市场利率, 尤其是商业融资利率, 剥夺了一切暖心, 最能体现市场参与度。借款人乃至全社会对借款人的职业前景和信用状况的判断、期望和信心。无法借钱和高借贷利率表明对市场和社会缺乏信心。反之, 借贷竞争和低利率表明市场和社会历来充满信心。在现代债务融资工具中, 债券比银行贷款更能准确体现市场和公众的信心, 因为银行机构的贷款可以由个别机构的高管决定, 相对容易受到政治干预和扭曲。债券需要大量的机构。个人投资者认购和被干预扭曲的难度相对要大得多。古今中外, 金融市场融资及其状况一直发挥着上述指标作用, 如西汉吴楚七国之乱时的乌炎贷款。汉景帝三年, 公元前154年, 吴楚七国发生叛乱。
       可想而知, 长安的上流商人当众发表意见, 认为法院会胜诉。对这场内乱结果的真正期望被揭示出来。一般来说, 其他条件是一样的, 政府高官、富豪等高净值投资者的信用等级高于普通人, 政府的信用等级高于个人, 中央政府的信用等级为信用等级高于地方政府, 大国信用等级高于小国, 超级大国信用等级高于小国。向子骞家族借钱补充战费的参战者, 比一般强者都高, 是居住在长安的烈侯凤君。这笔贷款本质上是由超级大国西汉中央政府担保的国债。如果算作中央政府担保的高净值投资者借款, 利率应该是低市场利率, 但实际结果是年利率高达1000%的10倍。笔者梳理历史数据发现, 该利率相当于当时中国政策性融资利率上限的50倍, 商业融资市场利率下限的50倍, 以及中国现行政策利率上限的10倍。中国自西周以来的违约利率。外债利率为10倍至200多倍, 是19世纪初脆弱的拉美新独立国家借入外债利率的100多倍。而且, 这样的超高利率融资项目, 在庞大的长安金融市场上几乎失败了, 也只有五言一家愿意放贷。从历史数据可以看出, 当时的借贷资本已经可以承接相当大的融资项目,

敢于承担更大的政治风险, 向事业受挫的前官员和问题人物发放巨额贷款。可以看出, 这个金融市场已经形成。冒险精神, 或者某种风险投资, 但是在这样一个已经形成冒险精神的大国金融中心, 除了钱家这几百个银行家中, 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平叛。军队。 , 说明西汉社会普遍认为, 造反的诸侯必胜, 西汉的国度将分崩离析。 3、用主动融资来管理市场参与者的预期的重要性, 不仅因为它直接影响交易成本和交易是否成功, 还因为许多市场参与者的预期可以自我实现, 并决定了交易的结果。事态发展。正因为如此, 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 即使是平时引导预期向积极方向发展也是一项重要任务。当宏观经济环境不确定性上升, 遭遇重大外部冲击时, 引导预期更为重要。与传统的公开声明、媒体刊物等相比, 借款人主动筹集资金是为了展示自己的信用和市场对自己的信心。虽然成本高, 但最能彰显信心, 引导预期的效果往往也是最好的。正因为如此, 在国际金融市场上,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 一些政府不缺钱, 还向国际市场发行债券, 尤其是外币债券。评级用于向金融市场和国内外公众表明其主权信用强、市场信心坚定:2017年10月, 中国财政部在中国香港发行20亿美元未评级主权债券时隔13年, 订阅收入首次超过10倍。 2018年10月11日, 中国财政部在香港再发行30亿美元无评级主权债券。该债券发行之际, 中国面临一系列不利环境因素, 但中国财政部主权债券认购额超过130亿美元, 利率与苹果一样便宜, 微软等顶级信用跨国公司。高于同期美国国债, 充分显示了金融市场对中国的信心。同理, 在目前有一定债务融资需求但不是很紧迫的情况下, 如果华为成功完成这两次低息无抵押债券发行并获得多次超额认购, 将能够向世界展示中国金融市场及其投资者对华为的信心是对华为和整个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有力支持。此外, 华为也有必要在未来汇率风险降至合理水平的情况下, 积极、审慎地考虑在国际金融市场发行美元债券, 为国际金融市场的投资者提供展示对华为信心的机会。和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Copyright © 2002-2022 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 yiyatonggongyingliangufe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akhamsirihome.com)